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首页?>?爆料 ? 正文

明清来华西方人吃什么

? ℃ ?条点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原标题:明清来华西方人吃什么

  位于北京行政学院校内的“利玛窦墓及明清以来外国传教士墓地”,是笔者时常要去瞻仰的两个墓地之一(另一个是位于北京动物园的梁启超墓),每次仿佛都会悟出点什么。这一回故地重游,读着墓碑上外国传教士的中国名字,忽然闪出了一个问题:这些西方人在中国吃什么?

  “执拗”的西方人

  之所以会有这个问题,也不是毫无原因的。大家都知道,利玛窦等人为了融入中国社会,都要进行一番面目全非,穿儒服、习汉语、取汉名、学中国礼仪……一言以蔽之,就是尽质变得更象一个中国人。那么,他们是否也会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而改吃中餐(包含改喝中国酒)呢?要晓得,和衣饰、礼节甚至语言等等比拟,人的饮食习惯实在是更难改变的,有过异国或他乡阅历的人恐怕都深有领会。

  没有现成的答案。故宫博物院留下了一些档案,记载了天子赏给以及内务府供应西方人食品的情形。如“乾隆三十一年蒲月十五日,赏郎世宁菜一桌,王致诚、艾启蒙、安得义菜一桌半,共二桌半。每桌素菜两碗,摊鸡蛋一碗、虾米白菜一碗,又点心一盘及素粉汤。”乾隆五十七年四月,内务府供给“德天赐每日份例盘肉三斤,每月菜鸡七只半;巴茂正逐日份例盘肉三斤,每月菜鸡七只半;潘廷章、贺清泰二人,每日份例肉三斤,菜肉三斤……”固然记录得十分具体详细,但仍是看不出这些西方人平凡吃的是西餐还是中餐。看来谜底只能从他们自己写的着述、书信里去寻找。

  播种还是有的。乾隆年间,蒋友仁在发还欧洲的一封信中描述了皇帝与自己的一段对话,局部地解答了这个问题:

  (乾隆)问:“你们欧洲人饮用这里的酒吗?适量喝一点这种酒是利于强身的。”

  (蒋友仁)答:“从广州到这里的路上,人们让我品味过各种酒,我感到口味都不错;但这里所有欧洲人都觉得我们的胃对此不大适应,所以我们教堂中不喝本地酒。”

  问:“那你们让人从欧洲运酒来了?”

  答:“我们让人从广州运来,于某些节庆日子饮用。”

  问:“平时你们喝什么呢?”

  答:“喝咱们在这里请人酿造的酒。”

  问:“这种酒是用什么原料酿造的?”

  答:“我们用葡萄酿酒。欧洲所有的酒都是用葡萄酿造的。”

  问:“葡萄酒比此地用谷物酿造的酒更利于健康吗?”

  答:“对于不适应葡萄酒的人来说,这种酒对他可能不像对我们那么有利。然而,因为欧洲人每餐都要喝一点葡萄酒,我们的胃对此早就习惯了,所以我们酿的酒口味如何,能让我们每人于席间喝上一盅子,我们就很满足了。”

  看来,当时在华西方人并没有改变(至少是没有完整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饮酒是这样,吃饭可能也是如斯:就地取材,应用中国的原料,为自己做一顿可口的西餐(只管因前提限度不可能是原汁原味的西餐),江西省发展改造委现场推动蒙华铁路名目建设,就象今天在海外的华人亲主动手为自己做一顿可口的中餐一样。

  至少还有三条资料可以佐证笔者的揣测:一为研讨澳门史必备的《澳门记略》,二为反应中西商业摩擦的《乾隆二十四年英吉利通商案》,三为法国人老尼克的纪行《一个番鬼在大清国》。

  《澳门记略》的作者是乾隆年间治理澳门处所事务的中国官员,他们察看到,西方人“食皆以苏合油煎烙,曼头(面包)牛臑皆度色如金黄,乃食酒以葡萄。”

  《乾隆二十四年英吉祥互市案》则记载了英国商人因粤海关官员对他们随身带来的日常食物“洋酒、面头、干牛奶油、番蜜饯”强行纳税(当然这只是起因之一),向朝廷告了一状,引起朝旨盛怒,派员前往广东查办的事件。

  《一个番鬼在大清国》的作者描写了鸦片战斗前夕本人在广州十三行享受豪华的西式晚宴的情景。

  以上三条材料都从一个侧面证实了当时来华的西方人依然“固执”地坚持着他们的饮食习惯。

  鸦片战争之前,来华的西方人虽然未几,但他们的食品以及饮食习惯对那些与他们关联亲密的中国人可能还是发生了必定的影响。袁枚《随园食单》中的“杨中丞西洋饼”、李化楠《醒园录》里先容的“蒸西洋糕法”,应当都与西方人有关。

  李提摩太 资料图

  李提摩太的黄油

  鸦片战争之后,来华西方人的数目剧增,中西方之间的贸易也比利玛窦、郎世宁时期频繁得多、也方便得多,加上罐头蕴藏技巧的遍及,那些不习惯于中国饮食的西方人可以更多地享受直接从欧洲舶来的西式食品。这可以从美国人霍塞对开埠初期西方人饮食状态的描述得到映证:

  最先是一道浓汤,佐以一杯的舍利酒;继之以一两道小吃,佐以香槟;次是牛肉、羊肉或鸡、鸭和火腿,佐以香槟酒或啤酒;次是咖喱饭和咸肉;次是野味、布丁、糕饼、车厘冻、鸡蛋糕或牛奶冻,香槟酒,次是乳酪饼(即企斯)、冷盆、面包、白塔油和一杯红葡萄洒;最后还要加上橘子、枣子、葡萄干、胡桃肉和两三杯红酒或别的酒类,再佐以一杯咖啡,刚才完事。

  从上述开列的食单上看,酒类、饮料应是直接从欧洲运来的舶来品,有些食品很可能是罐头食品,如火腿、布丁、车厘冻、牛奶冻、乳酪饼和白塔油等。以中国人的目光来看,上面这一份食单,更像一顿点心或冷餐,虽然名堂不少,但算不上奢靡,因为食单上没有中国人习惯的大鱼大肉等热菜,而牛肉可能是那种并不好吃的水牛而不是欧洲人吃的菜牛。这一方面解释了西餐的特色,另一方面阐明在开埠早期,西方人在中国的生活受到西餐材料匮乏的制约,有些新鲜的保质期短的食品(如新颖牛奶和可生吃的蔬菜等)无奈从西方运来,只好勉强一些。

  但有一点足以让他们补充这一缺憾,那就是中国城郊“聚满了不计其数的野鹅、雁、野鸭、鹬和其余不拘一格的水禽”,能够让他们饱猎一顿,满载而归。

  有的西方人则采用一些怪僻的组合方式以适应在华的生活环境,如李提摩太在山东青州传教时,随身带着黄油,吃饭的时候把黄油抹在山东煎饼上,就像今天出国的四川人随身携带着辣酱,切实吃不到川菜的时候,就在西式食品上抹上辣酱以解谗一样。

  莫理循在四川旅行的时候,也随身携带着多少瓶罐头,以备急需。

  更多的西方人则呆在住所,亲身着手或领导为他们服务的中国厨师依照西法制造一顿合口的美餐。19世纪60年代,上海的西方传教士用中文编印了一本《造洋饭书》,介绍了267个西菜西点的做法。该书可能是给他们自己用的,也可能是用来培训为他们服务的中国厨师,在当时颇为风行,40年后还在重版。《造洋饭书》可以说是我们懂得近代在华西方人饮食情况最有价值的参考资料。虽说是西餐菜谱,但也不得不就地取材地做些转变,其中有一道叫“朴定饭”的,就是用大米作原料,煮熟后又是加牛奶、又是加冻吉士的,很典范的中西合璧。

  利玛窦 资料图

  “洋饭店”与“番菜馆”

  在西方人的饮食中,牛奶以及与牛奶有关的黄油、芝士等也是必不可少的,而农耕地区的中国人以前也没有喝牛奶的习惯,也不专门豢养奶牛。虽然牛奶也可以通过罐装从欧洲运来,但究竟不如新鲜牛奶。于是,在外国人集中的地方,奶牛厂应运而生。最晚在19世纪70年代,在上海的外国人就已经从西方引进了奶牛,创办了奶牛场,其中一家英国人开办的奶牛场,领有奶牛168头,天天可生产1,000公升鲜奶。19世纪末的时候,甚至“距上海一千五百英里的乡村”也能搞到牛奶。

  在引进奶牛的同时,西方人还引进了合乎自己口味的多种蔬菜,而且大多数是用作生食的。我们今天常见的空心菜、生菜、卷心菜和芦笋等,都是从西方移植过来的。这也从王韬的《瀛堧杂志》中得到了佐证:

  (上海城)北郭外,多西人菜园。有一种不识其名、形如油菜而叶差巨,青翠可人,脆嫩异样。冬时以沸水漉之,入以醯酱,味颇甜蜜。海昌李君壬叔酷嗜之,曰:“此异方清品,非肉食者能领略也。”蕹菜(即空心菜)一种,亦来自异域,茎肥叶嫩,以肉缕拌食,别有风味。面包是西方人必不可少的主食,他们甚至把中国的粽子叫做“米面包子”。有趣的是,中国人则把面包叫做外国“馒头”。英国人亨利·埃凡开设的埃凡面包店在很长时光内就被华人叫做“埃凡馒头店”,当时有竹枝词专门讥讽这种本国“馒头”:“匀调麦粉做馒头,气息多膻杂奶油。外实中松如枕大,只管俄罗斯不会支撑 但中国下一代预警机必将成为世界第一,装车分送各行收。”早期的面包店所用面粉据说还全部是从西方运来的“原装货”呢。

  西方人每餐必喝饮料。早期的通商口岸已经有西式饮料厂出现(在《马关条约》签署以前,外国人在中国直接投资设厂尚无公约上的依据,但个别行业不受此限,食品业就是其中之一。这大略是因为中国当局认为区区食品,不足介意,任其自然吧)。

  从现有的材料上看,西方人最早在中国建立的西式冷饮企业是1853年开设的老德记药房,生产冰激凌和汽水。19世纪60年代在中国开设的西式饮料企业,有一种人,不在生涯中却在性命里,还有“末士法”苏打水与蒸馏水制造厂、“卑利远也”荷兰水——苏打水制作厂、“正广和”洋行等。

  到了清末,以产业化的方法出产葡萄酒跟啤酒的企业也在中国树立起来了。烟台的张裕葡萄酒公司创破于1892年(酒师是奥天时人);哈尔滨的乌卢布列布斯基啤酒厂创建于1900年;日耳曼啤酒公司青岛股份公司(青岛啤酒厂的前身)创立于1903年。所有这些,对在华的西方人来说当然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由于为他们省去了昂扬的运输本钱费。

  西餐馆中国人也称之为“洋饭店(馆)”或“番菜馆”。前者主要面向西方食客,比拟“正宗”;而后者多面向华人,实际上是一种中西合璧的西餐,更契合华人的口味。

  鸦片战争前,在澳门“殖百货”、“临街列肆”的葡萄牙人就已经有经营西式餐饮业的,如有一家名叫“圣地亚哥”的酒店,供给“第一流的葡国美食,有马介休鱼加梅子酱、烧猪排焗饭、椰汁咖喱野鸡、番茄烩牛舌等。”

  战后被英国割占的香港以及被迫开放的上海等通商口岸城市也呈现了西餐馆,较早且名气比较大的西餐馆(或设有西餐厅的“洋饭店”)主要有:香港的雍仁会馆、香港大酒店和维多利亚酒店;上海的亨白花园、汇中饭店和礼查饭店等。

  面向中国人的“番菜馆”涌现在19世纪80年代当前,最有名的有上海的“一品香”以及“四海吉利春两处,万长春与一家春”等十数家。据包天笑回想,上海福州路一带的番菜馆,不是广东派,便是宁波派。但他们的招牌上,都是写着“英法大菜”。真正的外国大菜,还要到黄浦滩一家写着外国名字的西餐馆去吃,十块钱一客的菜,“在我们家庭中,不值五分钱耳。”

  另据郑孝胥日记载,汪丰年、康广仁等人曾经邀请他和沪上西方名人立德夫人、李提摩太和福开森到“二十七号洋饭馆”共进晚餐,这里所说的“洋饭馆”指的应该就是那种“正宗”的西餐馆,个别都写着洋文,当地人多不认得,只好给它们编了号(抑或是“某路二十七号”之意?)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北方地域也出现了西餐馆(或设有西餐厅的“洋饭店”)。最早的要数初建于1863年的天津利顺德大饭店。

  天津利顺德大饭店 视觉中国 资料图

  19世纪末20世纪初,青岛的亨利王子饭店、北京的北京饭店和六国饭店、天津的起士林餐厅、哈尔滨的马迭尔宾馆、烟台的克利顿饭店等接踵创建。

  实际上,这些“正宗”的高级西餐馆诚然重要是面向洋人的,但并不是一般的洋人常常能光顾得起的,倒是吸引着中国的“红顶花翎日日来”。当中国人抱着“西洋风味赌先尝”的心理去西餐馆尝鲜的时候,很多西方人反而“乐意攻破他们日常生涯习惯去吃中国菜。”

  中华丽食天下驰名,正如孙中山所说的,“我中国近代文明进化,事事皆落人之后,惟饮食一道之提高,至今尚为文化各国所不迭。”甚至被鲁迅“经常引为典据”、以批驳中国公民的劣根性而着称的明恩溥也否认:“在吃的方面,我们都会绝不迟疑地承认,中国文明远远超过我们西方文明。”鸦片战役后,当受够了“洋气”的中国人看到西方人“红利利”的牛排、冰凉还要加冰的饮料、杀气腾腾的刀叉(“未开化”的象征)、不设想力的菜名、永远是“土豆加牛肉”的枯燥搭配、“并不承认他们自己有胃”的饮食立场,以及面对中餐,“手持一双筷子在盘子四周为夹住一颗米粒而斗争不已,大出风头”的幽默气象时,自尊心总算可以得到些许的满意。

  本文摘录自《晚清以降——西力冲击下的社会变迁》,苏生文着,商务印书馆2017年10月,磅礴消息经受权转载,小题目为编者所拟。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标签:
菜鸟网络董事长童文红:物流企业将来的两大兵器是人才跟文明
最老街舞团上《机遇来了》 空巢白叟故事惹曹颖落泪

已有条评论,欢迎点评!